当前位置: > 九游手机游戏中心下载 >

这不像是炒作:乌克兰打起来的可能性不小

html模版这不像是炒作:乌克兰打起来的可能性不小

俄罗斯在乌克兰边境陈兵超过十万,近几个星期成为热门话题。西方媒体大量报道兵力的分布,战争的可能,以及美国的警告与对应措施。中国媒体上却有不少分析家认为整件事情有很大的炒作成份,真正打起来的可能性不大。但是,从美国政府开始撤出驻乌克兰的外交人员与布署增兵东欧国家的动作来看,这已经是着手面对乌克兰不久就要打起来的架势。

不论从美国政府、媒体或是智库来观察,乌克兰危机都不像是炒作。在拜登当局来说,它不符合美国的总体战略。拜登上台之后,对内对外都宣称要集中精力对付中国。去年六月他力邀普丁在日内瓦会面,目的之一就是希望美俄关系有所缓和,按照官方的话来说是多几分“可预测性”。结果俄罗斯来一场陈兵乌克兰,偏偏是让东欧的形势难以预测。乌克兰危机对现在的美国来说是躲不过的头疼,不希望出现的问题。

普丁与拜登日内瓦会谈之后,并不理会美国的战略算计。

再者说,乌克兰问题相当棘手。反恐战争以阿富汗塔利班夺权告终,美国上下没有卷入另一场战争的胃口。在美国人眼里,尽管乌克兰是战略布局的一部分,关系到美国在欧洲的领导地位,但是却不值得流血牺牲。西媒大幅度的报道如果是炒作的话,最受伤害的其实是美国的信誉。

拜登已经明确表明不会出兵,不愿在国内引发另一轮卷入外部冲突的争议。而后给出的应对措施,只能是对俄罗斯严重再严重的警告:经济上会有严厉的制裁;军事上却只是说要让乌克兰变成另一个阿富汗,给抵抗组织提供武器打游击。

在实际效果上,am8.com优惠多一点,这种措施一方面将流血牺牲推给乌克兰人,另一方面又要北约盟国承担起制裁带来的经济损失。一心一意仰仗超级大国保护的乌克兰,最终变成游击战争的战场,这样的结果真是情何以堪。依赖俄罗斯石油与天然气进口的欧洲国家,内心的不乐意与不情愿在媒体上已经有所表现。而美国还有分析家出来声称,就算东欧陷入混乱,美国也得把战略重点放在中国,放在亚洲。凡此种种,显示的都是美国的战略乏力与尴尬,不像是西媒的炒作。

美国智库的讨论会上,气氛也显得格外沉重。智库专家的确有夸大威胁的倾向,但是以美国超强的地位,他们通常也拿得出各种对策,掂量其中的利弊。这一次,他们话里话外露出的却只有担忧与无奈。

对美国来说,现在最好的结果是没有结果,闹过这一阵之后,没有战争也没有和平,在僵局之下俄罗斯撤走集结的军力。但是,如果有这种可能,事情本来就不该闹到今天这个地步。从14年开始,乌克兰问题已经拖了八年。虽然有明斯克协定,乌克兰却拖着不执行,不给俄裔占多数的地区自治。西方政府嘴上讲着要多元文化,尊重少数民族自治权,却没有实际的行动或努力去敦促乌克兰解决问题。

开初几年,俄罗斯觉得可以等。俄乌出现领土争议,按北约规定不接纳有领土争议的国家,乌克兰无法加入北约。以其经济状况的一团糟,乌克兰也无法加入欧盟。莫斯科觉得等到基辅清醒下来之后,应该意识得到与俄改善关系的必要,毕竟双方有过许多文化、经济与血缘的联系。

可是美国却不断向乌克兰提供武器,使其渐渐变成没有加入北约的美国盟友。基辅又强力执行乌克兰化,不准政府、教育、文化机构使用俄语,摧毁俄乌之间的联系。到如今,莫斯科的想法已经改变,乌克兰问题不能再等下去。

因此才有从去年春天开始的兵力布署。这不是一时兴起,而是将近一年的过程。只是现在兵力集结的程度看上去像是大动作,不是小打小闹。美国当然希望双方外交官员见几次面,谈一谈,拖过一阵,不了了之。但是在普丁来说,投入这么多军力与财力,就为了在媒体上闹出大动静之后,可以鸣金收兵?

美俄双方要达成外交解决,有极高的难度。按照目前的现实来说,西方至少得接受乌克兰中立化,永不加入北约。乌克兰还得进一步接受失去克里米亚,给予顿巴斯地区自治, 也就是说被变相肢解。这不但涉及乌克兰主权,也涉及北约的组织与美国的面子,在西方肯定得骂成绥靖主义。可是这样的条件,俄罗斯同样是很不满意,中立的乌克兰等于莫斯科完全失去乌克兰。在顿巴斯之外,乌克兰还有很大一片讲俄语的区域,以后还会引起各种麻烦。

很不幸,按照现在的情形,还真是军事解决的可能性最大。若是俄方全面投入军力,放下顿巴斯战争期间的自我约束,投入空军与导弹部队,乌克兰几乎没有还手之力,战事不会拉得很长。乌克兰东部本来就是讲俄语的地区,反俄势力的大本营局限在西部。而且乌克兰虽说有民主选举,产生的政府却一直是腐败无能,把经济搞得一团糟。俄军如果只占领俄语地区,不会有太大的阻力,跟美军入侵阿富汗不是一回事。美国想在乌克兰东部扶持游击队,想在西部扶持乌克兰政权,都没有那么容易。

美国当然还有经济制裁的手段。最严重的惩罚可以将俄罗斯踢出SWIFT,让美国与欧洲公司无法与俄罗斯做生意,被称为“核选项”。美国与俄罗斯的经济交往不多,对美国的利益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这样的制裁肯定会对俄罗斯带来冲击,造成汇率的大幅波动,资金的流失。但是经济制裁起效果需要时间。从14年开始,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搞到现在,起的是反效果。何况俄罗斯早有准备,六千多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没有什么外债,政府债务也很低。从苏联解体开始算起,俄罗斯经历过数次经济动荡,这一次再怎么难过也远比不上刚解体之后的阵痛。而且欧洲依赖俄罗斯的石油与天然气,同样会受到制裁的冲击。尽管美国能够提供液化石油气,价格却肯定贵过俄罗斯。时日一长,北约国家内部也会出现不满与压力。

俄罗斯还有报复手段。让美国比较担心的是利用电脑黑客袭击美国的基础设施,比如说供电、供暧系统。去年十一月中,俄罗斯特意展示过摧毁卫星的导弹实验,有西方人士将其解读为示威。如果俄罗斯被逼急了,打掉GPS导航卫星,又要引发更大的动荡与紧张。因而美国动用金融上的核选项,也得担心冲突会不会升级。就算不会升级,如果造成金融市场的动荡,全面制裁俄罗斯在美国也是有风险与代价的。

会走到这一步田地,得归功于从克林顿开始历届美国政府的战略短见。二战结束后,美国最得意的一件事就是利用冷战的紧张,收伏了德国与日本两个宿敌。冷战结束后,美国为了维护在欧洲的主导地位,故技重施,明里暗里舍不得放下对俄罗斯的敌对。北约东扩,步步进逼,终于在格鲁吉亚与乌克兰加入北约的问题上把俄罗斯逼到了墙角。从08年到现在,不论是格鲁吉亚还是乌克兰,真正需要安全保护的时候,美国却只有虚张声势。它不会为着乌克兰去承担世界大战的危险,但是乌克兰危机却不是炒作,而是另一轮动荡与不安的开启。